阿根廷遭遇股债汇三杀 机构称或对全球经济影响有限


?

  USDARS.png

  热点栏目

  自选股

  数据中心

  行情中心

  资金流向

  模拟交易

  客户端

阿根廷遭遇股债汇三杀 机构称或对全球经济影响有限

  d43d-icapxph9651507.jpg

壹图网)

  经济观察网 记者 胡艳明

  一场总统初选,造成阿根廷市场股市、债市、汇市接连崩盘。

  8月12日,阿根廷主要股指Merval指数盘中一度下跌超过38%,创史上最大单日跌幅;阿根廷比索兑美元一度跌约36%,刷新盘中历史低点至61.99比索,成为今年新兴市场表现最差的货币。

  债市方面,据路透社报道,阿根廷以欧元计价的债券下跌近9美分,债券收益率则上涨了近3%。

  不仅本土市场暴跌,阿根廷在美上市的企业集体暴跌,截至收盘,加利西亚金融跌56%,Grupo Supervielle跌58.75%,Pampa Energia跌53.8%,Loma Negra跌56%,Central Puerto跌56%,Macro银行跌52%。在美上市的Global X MSCI阿根廷ETF最深跌28.9%。

  随后阿根廷央行紧急出手,于8月12日动用5000万美元自有的外汇储备,为2018年9月份以来首次干预市场。

  导火索大选初选

  中金公司分析指出,阿根廷大选初选(PASO),“民粹”候选人大幅领先,最终胜选概率较大。据央视网报道,阿根廷现任总统马克里与由前总统克里斯蒂娜推举的费尔南德斯参与当地时间11日进行的总统大选初选,官方在计票工作已经完成大半后公布的初选结果,费尔南德斯的得票率超过47%,比马克里领先近15%,马克里在当晚的讲话中承认在初选中失利。

  阿根廷将在今年10月27日举行2019年总统大选。 初选虽不具选出总统的法律效力,但对10月选举具备风向标作用。

  根据阿根廷宪法,阿根廷大选采取两轮制。在10月27日第一轮投票中,候选人如果:获得超过45%的有效票数或者获得不足45%但超过40%的有效票数,且领先第二名超过10个百分点,将获胜。

件中的任一个,则得票最多的两位候选人进入第二轮投票,第二轮中得票多者获胜。

  本次初选中,民粹倾向候选人费尔南德斯(其副总统候选人是2011~2015年阿根廷前总克里斯蒂娜)获得48%的选票,远超处于第二名的现任总统马克里的32%。鉴于这一差距巨大,在10月投票前可能难以弥补,市场预计费尔南德斯在10月大选第一轮中获胜概率已经很大。

  市场担忧什么?

  中金公司分析师指出,民粹政府上台可能中断阿根廷正在进行的财政改革。2018年夏天的汇率崩溃后,阿根廷总统马克里选择与IMF合作应对危机。

  按计划,IMF在36个月内向阿根廷提供560亿美元贷款,阿根廷实施紧缩性财政改革,削减福利支出,降低财政赤字。

  2018年6月至今,IMF已向阿根廷累计发放4轮441亿美元贷款。阿根廷2018年中实施紧缩性财政政策后,经济进入负增长、高通胀困境。但通胀近几个月回落,经常账户也在改善。因而,市场正静待改革成效在经历紧缩“阵痛“后逐步展现。

  但如果民粹倾向的费尔南德斯当选,市场担忧福利支出将再度扩张,财政纪律将再度崩溃。因此,费尔南德斯大幅领先的消息公布后,投资者大幅抛售阿根廷资产,比索对美元贬值32%。

  但是,同时也有风险咨询机构认为,阿根廷初选结果表明阿根廷人民反对紧缩政策。CNBC报道称,风险咨询机构Verisk Maplecroft美洲研究主管Jimena Blanco表示,即便是费尔南德斯最乐观的支持者,也不会预计阿根廷初选的结果会是这样。

  Jimena Blanco指出,费尔南德斯和马克里对初选结果都感到震惊。几乎所有民意调查都显示,两位主要候选人之间的竞争原本应该更加激烈。

  Jimena Blanco认为,初选结果告诉市场的最重要一点是阿根廷人民不想要紧缩政策。

  在金融市场出现巨大波动之后,国际评级机构惠誉警告,阿根廷市场进一步恶化将影响其评级。摩根士丹利将阿根廷股票评级从“中性”下调至“跑输大市”,将阿根廷主权债券由“中立”下调至“减持”,并预计阿根廷比索还将贬值20%。

  对全球扩散风险几何

  阿根廷市场崩溃也影响到了昨晚全球市场的走势:美股道指周一收盘暴跌近400点。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下跌391点,跌幅1.49%,至25,896.44点;标普500指数下跌36.21点,跌幅1.24%,至2,882.44点;纳斯达克综合指数下跌1.2%,至7,863.41点。

  金价再次飙升,美市盘中现货黄金价格最高上探至1519.00美元/盎司,再创出六年新高,金价当日收于1510.91美元/盎司。

  “全球不确定性仍在上升。”有机构人士评论称。

  联合资信近期发布的一份报告则指出,部分新兴市场国家仍面临较大的外债偿还压力及风险。从外债币种结构来看,阿根廷、菲律宾、土耳其、乌克兰等国的外债中外币债务占比均达到90%以上,一旦美元升值,其偿债压力将会显著加大,面临偿债不确定性。

  其中,从外债的期限结构来看,阿根廷、南非、土耳其、泰国等国的短期外债占比超过 30%,存在一定的短期偿债压力。阿根廷和南非外汇储备对短期外币债务的覆盖倍数则不足1倍,只能更多依靠再融资来满足偿债需求。”

  但是中金公司研究指出,此次新兴市场面临外部环境与2018年夏天大不同,新兴市场整体跟随阿根廷动可能性相对较小。

  其中,市场层面,阿根廷市场2018年夏天的动荡导致市场对全球风险资产尤其是新兴市场资产抛售。但与2018年新兴市场面临的四种情况美联储快节奏加息;美元大幅走强;中国强势去杠杆;贸易摩擦加剧等“四座大山“压顶不同,此次前三座大山压力已部分消除或者缓解,因而新兴市场虽然可能受到冲击,但跟随阿根廷市场动荡可能性相对较小。

  经济层面,全球银行对阿根廷货款风险敞口约420亿美元,主要集中在西班牙、英国及美国等少数国家。

郭建 达到当天最大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