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学家激辩:最优的增长环境是什么?


?

如何通过创新激发新的增长潜力已成为人们关注的问题。

“中国经济发展中要研究的主要问题包括体制变化,城乡转型,收入差距和贫困,人力资本和教育,劳动力市场的改善,金融和金融的协调,国际贸易的重新定位,和可持续性。发展和其他问题。”人民大学副校长刘元春在10月19日由人民大学经济学院举行的首届中国发展理论国际年会上说。

发展经济学家普拉纳布巴丹(Pranab Bardhan)说,对于中国来说,在技术创新过程中提高组织能力非常重要。

Pranab-Bataan说:“中国的研发规模是印度的两倍,它提供了大量的政府补贴,但公共研发支持往往忽略了中小型企业。”

Pranab-Bataan是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经济学教授。他是发展经济学的领先学者,并在发展中国家建立了农村体系,政治经济学和国际贸易。在理论和政治研究方面,他是发展经济学领域顶级期刊的主编,并且主持了麦克阿瑟基金会不平等现象对经济绩效的影响。

Pranab-Bataan指出,中国未来发展的主要优势之一来自人口和庞大的国内市场。在创新方面,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依赖规模经济和网络的外部性。为大数据形成反馈回路;同时,制度开放应进一步促进多样性,这是创新的重要组成部分。

Pranab-Bataan指出,中国每年的破产案件中有很大一部分与创新有关,但与此同时,中国的年度破产案件要比罗马尼亚小得多,更不用说工业化国家了。对于这个问题,Pranab-Bataan知道它包括私人和大型上市公司。它们太大而不能倒闭,这将影响市场信心。将来,我们必须考虑创新的性质并进行一些创新。它具有破坏性和破坏性,但是如何培养稳定和渐进式创新是需要考虑的事情。

人口红利是中国经济发展的重要支撑力量,但人口红利正在逐渐消失。

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蔡伟指出,在计划经济时期,人口变化增加了劳动力供给,产业结构停滞导致剩余劳动力随着工业化而重新配置。城市化进程滞后。

2010年,劳动年龄人口转向负增长,人口抚养比增加。同时,中国也进入了中等收入国家行列,传统的增长来源也发生了变化。

潜在增长率的下降是人口转变和发展阶段变化的必然结果,与周期性和需求方面的因素无关。”蔡唯解释说,新人口的减少和人类的进步资本存量已经放缓。这样,劳动力转移就比较充分。尽管农村地区仍有剩余劳动力,但它没有以前那么多,因此将减少资源调配和生产改善的空间。

蔡伟认为,“十三五”期间的潜在产能增长为6.2%。该增长率是充分就业条件下的增长率。根据这一计算,今年的经济增长率将下降到6%左右,并且不会为就业带来很大的收益。影响很大,这是进入新阶段的表现。

“但是在转折时期遇到了两个主要问题,一个是人力资本的提高速度放慢了,另一个是增长取决于改革,有必要集体触摸既得利益。 ”蔡说。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副会长范刚认为,中国已经走过了发展密集型劳动的第一阶段和模仿与学习的第二阶段。现在它已经进入第三阶段,这是独立的。创新阶段。

比较优势和后发优势哪个更重要?

范刚认为,后发者的优势更为重要,连续性很重要,而落后行业则是最快的进步。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十三届全国委员会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刘世进说,当前的经济也应注意增长的不确定性和企业家的作用。

“中国的增长环境是最理想的?它是市场的角色。它不断地尝试犯错并不断寻找好东西。谁是错误的人?企业家,企业家是多种因素的结合。一群人。”刘世进说。

刘世进曾经去浙江考察产业集群状况。他问公司这是否是政府计划的?该公司表示,他们正在共同努力并聚集在一起。他们称此为“块状经济”,后来从经济学家那里得知,这被称为工业积累。

“创新意味着增长的巨大不确定性。经过多年的竞争,一个行业只剩下五家公司。一开始只能允许五家公司发展吗?”刘士进认为,最后一家优秀的公司具有竞争力,经过市场反复试验,才能找到最好的解决方案。

(原标题:经济学家认为:最佳的增长环境是什么?)

(编辑器:DF40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