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东诉阿里“二选一”垄断案进展:北京高院审理!阿里:尊重判决


?

摘要

[京东诉阿里的“第二个”垄断案进展:北京高等法院!阿里:尊重判决]京东诉阿里的“二选一”垄断案近来取得了进展,备受外界关注。根据中国判决书网络,10月9日,最高法院驳回了阿里管辖权异议上诉,裁定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对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案件具有管辖权。上诉人要求将本案移送浙江省高级法院审理,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 (南方都市报)

K图 JD_0

K图 BABA_0

京东诉阿里的“二选一”垄断案近来取得了进展,备受外界关注。根据中国判决书网络,10月9日,最高法院驳回了阿里管辖权异议上诉,裁定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对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案件具有管辖权。上诉人要求将本案移送浙江省高级法院审理,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

10月14日,阿里巴巴集团市场公共关系委员会主席王帅发表声明,对北京第二次选举的公开审判表示衷心感谢,尊重法院的任何判决,而且不愿被动地与另一家公司进行炒作。

据南都记者报道,京东于2017年将天猫起诉至北京高级法院,称其滥用市场控制“两次选举”等行为的实施,破坏了正常的竞争秩序。

天猫在提交抗辩书期间反对管辖权,称一审法院不是本案的被告人法院(天猫),也不是涉嫌侵权的人民法院及其结果侵权行为,一审法院对本案不行使管辖权的依据和法律依据应移交给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管辖。

2017年,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认为,京东在本案中主张天猫的“二选一”行为,虽然针对的是网络平台上经营的各种品牌企业,但基于网络平台,市场竞争秩序。影响不仅限于被告(天猫)的住所或被告的直接行为。

此外,这种“二选一”行为将对相关市场中的自由竞争产生影响,当然,该市场覆盖一审法院管辖的北京。同时,京东还主张天猫不仅在北京实行“二选一”行为,天猫的其他“二选一”后果也出现在北京,从而进一步证明了北京是这个地方涉嫌侵权的地方。侵权发生的地方。总之,北京地区是指称侵权案件的发生地,也是指称侵权发生的地方。

对于这项管辖权裁定,天猫表示不满,并向最高法院上诉。根据中国判决书网发布的民事裁定,10月9日,最高法院对本案的管辖权作出裁定。

裁判员的书面网络信息。

最高法院认为,此案的重点是北京高等法院是否对该案具有管辖权。在管辖权异议的情况下,最高法院只审理与确立案件管辖权有关的事实。

根据双方对证据的盘问和回应,最高法院认为,天猫提供的证据不能证明相关协议已在杭州签署,天猫未提供其他证据证明。推翻了上述在北京签署的战略合作协议。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认定,北京是涉嫌侵权的所在地,对本案具有管辖权并非不当。天猫表示,该案应在没有任何事实和法律依据的情况下移交给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天猫的上诉请求无法建立,不会得到支持。

“司法管辖权异议通过了北京高级人民法院的一审和最高法院的二审。今年7月,最高法院做出了二审裁定,驳回天猫的司法管辖权异议,”京东律师天元律师事务所律师黄伟告诉南都。记者宣布,该案已正式进入实质审判阶段,目前尚未审理实质性纠纷。

据南都记者报道,京东在此案中抱怨说,自2013年以来,天猫一直通过各种方式为强迫企业实施“两种选择”。天猫的行为包括但不限于需要在天猫商城购物的服装,家居和其他品牌。禁止他们参加京东商城的618,双11促销活动以及其他促销活动,甚至在白天也不得在京东商城开店。猫商店开了一家商店来经营。

京东认为,天猫在国内B2C在线零售平台市场上占有主导地位,实施“二选一”损害了国内在线零售平台市场的正常竞争秩序,侵犯了京东,商家和消费者。天猫应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为此,京东要求法院判令天猫赔偿京东10亿元,停止强迫商家“选其一”,并道歉并消除影响。

王帅的声明。

南方记者注意到,10月14日,王帅的声明也回应了二选一的行为。王帅说,第二选择是正常的市场行为,也是驱逐不良资金的良方。该平台必须投入大量资源和成本来组织大型活动。商家品牌也有充分的理由在商品和价格上具有同等的实力,以充分保护消费者的利益。

该平台不是本地暴君,其成本也不是由风造成的。大型促销活动的资源自然是稀缺的,只能向最真诚,最积极参与促销活动的品牌商倾斜。这是最简单的业务规则。 “王帅在声明中提到。

(文章来源:南方都市报)

(编辑器:DF5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