旁听8年成“博士”,脑瘫小伙更需制度搀扶


?

成为“医生”八年后,大脑和帮派需要对该系统更多的支持

■来

上帝为您关闭了一扇门,无论是“自欺欺人”还是“打开窗户”,生活可能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方向。

最近,兰州大学“最想听学生讲话”的谢彦婷的事迹引起了人们的注意。据报道,出生于兰州的男孩谢艳婷在出生11个月后被诊断出患有脑瘫,他在家人的帮助下完成了从小学到高中的课程。他坚持听大学八年,成为兰州大学兰守君教授的“博士后”。健康。”今年9月17日,兰州授予谢彦廷“荣誉研究生”称号。今天,他继续参加兰州的博士课程。

如今随着相关政策的完善,一些残障学生可以通过高考名正言顺成为大学生,但谢炎廷2011年以“社会考生”身份参加高考时,受身体条件限制只能做选择题。当时所有科目的选择题总分为280分,他取得了262分的优异成绩,其中数学部分是满分。即便如此,这样的总分依然无法被大学录取。

幸运的是,时任兰大数学院院长张和平老师,被谢炎廷的坚持所感动,允许他全程旁听。而且,他也遇到了之后一直无微不至、指导他学习的徐守军教授。4年时间,谢炎廷累计完成了150多个学分和本科毕业论文,“水平完全不低于正规学生”。之后3年又完成了硕士课程和论文。

脑瘫孩子求学之路,个中艰辛难以想象。整整8年的坚持,足显谢炎廷求知之心,而教授的悉心指导、同学的帮助、开放的大学环境也是其“大学梦”不可或缺的部分。其坚持赢得了赞许,其中的师生情也令人感动。

感佩之余,一个现实的问题值得思考:像谢炎廷这样的特殊孩子,能否酌情考虑解决其“名分”问题?官方正式认定其学习成果,不仅是对个体最好的激励与肯定,更能为其他孩子开启一扇求学的大门。更何况,谢炎廷的努力与成绩有目共睹,学校在“荣誉研究生”外,也不妨考虑给予更正式的学业水平评定。

前不久,温州大学为先天脑瘫学生“私人定制”了一份开学厚礼,引发热议。越来越多的残障学生出现在大学校园并获得悉心照料,无疑彰显了时代的进步。但确保残障孩子“圆大学梦”,仍有不少可以改进的空间。

谢炎廷的“偶像”是霍金,每遇过不去的坎儿,就会以他为榜样激励自己。而能否成为“霍金”,不仅要凭借自身努力,更需要社会各界在关键时刻“扶一把”。

□胡欣红(教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