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狼》编剧刘毅:好剧本是磨出来的


原题:《战狼》编剧刘毅:好剧本是磨出来的

0×251C

刘毅(左一)是中国青年报文化社的一间客房。孙梦丽/照片

“你是军人吗?”你通常爬山跳水吗?”当导演吴静发现刘毅和“战狼”在一起时,他先问了他两个问题。

“一个人的工作和他的性格是分不开的。喜欢极限运动的人往往都很热。”刘毅说,吴静是想找一个军人,有一股血脉,能抓住狼的“燃点”,也是志同道合的作家。

看着刘毅的微信圈里的朋友们,你可以发现他是一个极限运动爱好者,最深的跳水要超过50米,最高的攀登超过了5000米的顶峰。在刘毅看来,我读的每一本书,经历的每一件事,听到的每一句话,都会对他的创作有所帮助。极限运动改变了他的性格,改变了他的人生观。

大多数潜水地点都没有信号。”对我来说,这是一个思考剧本的好时机。在这期间产生了许多想法。着陆后,我会用手机记录海上的残骸。刘毅说。

在刘毅看来,只要你改变环境,摆脱原来的生活,那么它就会让你打开一点,让你休息一下,就像让你清空整个人一样。充电的过程。因为它可以改变另一种生活,它将为你提供一些你在正常生活中没有的东西,打破你自己的一些设计。

在楚科奇半岛潜水时,刘毅在海床上看到了60多个二战残骸,还有许多士兵的遗体,以及保存完好的战斗机,大炮,坦克,汽车,甚至是满箱葡萄酒,枪支和日用品。它就像一座正在沉入大海的移动城市。这些使他对战争状态和人物形象有了深刻的理解,他们的作品也巧妙地反映出来。

乞力马扎罗山登山营地的另一次写作经历也让他难以忘怀。那时,无法充电的笔记本只能支持两个小时。 “我突然有了一个想法,我不得不把它写下来。当时,写作已成为一种本能。我开始挣扎于笔记本,彻底忘记了冷,最后写完了还剩下1%的电量“。/P>

这种个人爱好也直接反映在他的作品中,影响了他的编剧风格。 “我喜欢有强烈情节和大脑的故事,如武术,幻想,科幻小说等。”刘毅说。

当他小时候,刘毅从史蒂文森和儒勒凡尔纳看科幻小说。在初中,他有做故事的爱好。由于他对科幻小说的着迷,他坚信美国科幻作家阿西莫夫的声明“要学会主宰未来的方向”,他选择了大学的广播专业。

毕业后,他发现这份工作不是他儿时的幻想。刘毅当时希望找到“讲故事”的最初核心,因此他决定辞职并向南走。他曾担任编辑,记者和广告策划师,后来成为编剧。 “从编写笑话和草图,然后写剧本,短剧,慢慢成长为你想要的。”

对于电影和电视作品,剧本是源头和根源。情节,人物和意识形态的内涵都来自剧本的创意设计。在外人看来,编剧是最有说服力的人。但在刘毅看来,如果电影是梦,那么编剧就是第一个相信它的人。

“写作需要不断的磨练和深度探索。专业作家不能靠灵感写作,更多的是不断磨练技巧和反复训练的积累。“刘毅说,至少每周要写一个好剧本。看两部电影,一天是最好的,这本书必须保证一到两周才能看完。

他建议在观看电影时,可以使用“九方”方法来分析整部电影。一部90分钟的电影基本上是每10分钟一次的网格,以确定故事的背景和方向。这是一种基本的创作模式。

“当我写剧本时,我经常画出故事的九个方块,然后逐个放置情感节点,我会根据故事的需要做一些调整。”刘毅说,如果你训练更多,你会发现根据情节,你可以判断时间。反过来,您将知道应该在第一个网格(10分钟)内开发故事的程度。在第二个网格中应该发生什么(10分钟),情节应该是什么,情绪应该是什么,角色状态的程度以及关系发展的步骤。

仅仅是一名编剧是不够的。有必要不断接受新事物,进一步感受生活,尝试模仿写作,掌握其他人的表达方式。年轻作家可以从简单的故事开始,并复制其他东西,如拉片。 “一个好的剧本就被淘汰了,就像一个好的潜水员正在刷瓶子一样。”刘毅说。 (谢万宇)

(编辑:刘玉婷,丁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