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发布常州“7.17”交通事故调查情况:驾驶人癫痫发作 穿拖鞋


官方发布常州“7.17”交通事故调查情况:驾驶人癫痫发作 穿拖鞋

  一、有网民反映肇事驾驶人突然出现晕厥、口吐带血白沫是否癫痫发作。

  经调取肇事驾驶人徐某春过往医疗诊断资料,2017年徐某春诊断为尿毒症早期。2018年8月诊断为慢性肾衰竭,并伴有慢性肾炎综合征、高血压三级、肾性贫血、心功能Ⅲ级;同年9月做了腹部安装腹膜透析管手术,自主进行“慢性肾功能衰竭、尿毒症”腹透治疗。2019年4月诊断为慢性肾脏病5期、中度贫血、心功能不全。

  据肇事驾驶人徐某春、妻子王某如供述,途中徐某春突然出现晕厥,咬破舌尖,口吐带血白沫,眼睛上翻,手脚僵硬,呼唤不醒。事故发生后,公安机关现场勘查,提取了有带血白沫的汗衫,调取了事故发生时现场围观群众用手机拍摄的徐某春在车内疑似处于晕厥状态的视频。同时,公安机关将徐某春带至医院全面检查,经医院诊断和组织医疗专家会诊,徐某春在事故发生时的状态符合“癫痫”的“痫性发作”,徐某春“尿毒症、高血压病、心功能不全”是“癫痫发作”的可能诱因。

  二、有网民反映事故发生时,肇事驾驶人夫妻俩发生争吵,妻子去抢方向盘,导致车辆失控撞人。

  据肇事驾驶人徐某春、妻子王某如供述,途中徐某春突然出现晕厥,车辆失控,其妻王某如在唤醒徐某春未果、车辆偏离车道的情况下,想通过拔车钥匙让车子停下来,但未成功。

  调取事故发生前沿路视频监控显示,车辆行驶中徐某春、王某如夫妻俩驾乘行为正常,未有在车内争执拉扯等异常行为。据走访调查徐某春、王某如关系人,均反映夫妻俩婚姻关系正常,未发现徐某春、王某如有家庭矛盾、邻里纠纷、欠费欠债等反映。

  三、有网民质疑肇事驾驶人徐某春有特殊背景。

  经调查,肇事驾驶人徐某春,男,35岁,沭阳县人,2002年来常在汽修店、汽车4S店打工,主要从事汽车钣金、油漆工作;2014年至今,个体承接汽修店、汽车4S店汽车钣金、油漆业务;2018年患病后,主要承接汽车钣金、油漆等中介业务。其妻王某如,女,38岁,沭阳县人,超市售货员。夫妻俩及未成年的一子一女现租住在常州市武进区。夫妻俩父母亲、兄弟姐妹均在沭阳原籍地生活工作,在常州的只有徐某春一个舅舅(开出租车)和王某如的一个姑妈(无业)。

  四、有网民反映这起事故死亡人数不止警方公布的3人。

  事故发生后,我市第一人民医院、第二人民医院、解放军904医院收治了事故受伤人员,有3人(2男1女)抢救无效死亡,现仍在医院继续接受治疗的9人(5男4女),生命体征平稳。

  五、有网民反映肇事车辆车载行车记录仪视频没有公开。

  经事故现场勘查、对肇事车辆的检查和调查车主、车辆实际使用人,肇事车辆未安装车载行车记录仪。调取沿途道路视频监控显示,7月17日10时47分20秒,肇事车辆偏离车道向右变更车道至路东侧;10时47分24秒,肇事车辆撞击隔离护栏后进入非机动车道;10时47分30秒,肇事车辆与路口等候红灯的电动车相撞;10时47分34秒,肇事车辆在撞到正常通过路口的汽车后停车;10时49分50秒,肇事车辆车门被围观群众打开,有人用手机拍摄在车内疑似处于晕厥状态的徐某春,事故发生前后时长约为两分半钟。

  六、有网民反映肇事驾驶人穿拖鞋开车。

  民警在现场处置时,确实发现肇事驾驶人徐某春脚穿拖鞋。

  七、有网民反映肇事驾驶人是“病驾”。

,查看更多

达到当天最大量

http://beauty.academiaimpulsefitne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