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住“命门”?日本对韩国发起“贸易战”


  RVqTir59cO0s1V

  2019年6月27日,在日本大阪,记者在G20大阪峰会新闻中心内工作。 (新华社记者 李钢/图)

  针对日本政府采取的“经济报复”措施,近日,韩国社会兴起一股抵制日货的风潮。

  2019年7月5日,韩国抗议人群集结在日本驻韩大使馆外抗议。据日本NEWS24报道,一些愤怒的韩国民众还踩瘪了印有日企商标的纸箱泄愤。

  夹杂着现实的利益、历史的怨恨以及民族之间的隔阂,日韩之间的“贸易战”开锣。

  作为G20(二十国集团)大阪峰会的东道国,日本力促与会国代表达成“自由、公平、无差别的贸易体制”的峰会宣言。

  两天后,安倍政府就对韩国作出所谓“经济制裁”。2019年7月1日,日本经济产业省宣布将对出口韩国的三种电子行业核心原料实行出口管制。

  这被认为是对韩国支柱产业的“卡脖子”之举。截至南方周末记者发稿,日本政府的上述出口管制措施业已施行,新一轮的制裁则箭在弦上:自2019年8月1日起,日本还将把韩国从“白色国家”名单中删除。

  所谓“白色国家”是指日方从国家安全方面认定的“友好国家”。这意味着,日本政府将取消韩方进口日本战略物资的优待。今后,日本供应商向韩方出口相关材料时,每一笔合同都要经过日本政府的批准。

  “鉴于当前紧张的日韩关系,日本政府大多不会批准上述申请,这实际上就等同于禁运。”日本《读卖新闻》文章分析称。韩联社也认为,日方此举恐将对韩国制造业造成“重大打击”。

  半导体工业是韩国的支柱产业,占韩国出口总额的20%。半导体工业一枝独秀,却也成为韩国经济的“软肋”,它的原料进口更是高度依赖日本。

  日本几乎垄断了氟聚酰亚胺、光刻胶、氟化氢等领域,它的生产能力分别占全球份额的90%、72%和70%。不仅韩国依赖日本厂商的供应,中国大陆、中国台湾、美国、欧盟的半导体厂商也要看日本的脸色。

  韩国是全球半导体和显示面板的重镇,它在全球生产设备市占率上遥遥领先。一时间,韩国企业却被日本卡住材料的源头。被日本抓住了“命门”,韩国似乎缺乏更为有效的反制手段。

  “日方的举措,与呼吁实现‘自由、公平贸易’的G20峰会宣言背道而驰。”韩联社援引韩国外交部第一次官赵世的话说。

  韩国产业通商资源部官员透露,韩国还将采取进一步的法律和外交应对措施,包括诉诸于世界贸易组织(WTO)。

  一些日本产业界人士认为,这是属于“日本可自主判断的领域”,并没有违反WTO规定。但早稻田大学教授福永有夏认为,日本政府的对韩出口审查政策确实有违WTO协议的嫌疑,属于“灰色措施”。

  一些日本媒体也对安倍政府的政策提出异议,认为应当通过与韩国进行贸易谈判来解决争端。

  “日本政府此前一直强烈反对用高关税进行威胁、将贸易政策作为解决政治争端的手段。”《日本经济新闻》不无讽刺地说,“在全球保护主义日盛的情况下,日本政府开始履行了保护自由贸易的职责。”

  安倍政府的“制裁令”颇有效果。当前,韩国媒体已用“进入紧急状态”来形容受影响韩国企业的反应。据韩国《每日经济》报道,三星电子、SK海力士等主要半导体企业纷纷拉响警报。

  韩国SK海力士有关人士公开表示,它的库存量“不足三个月”。当被问及“如果不能追加采购,三个月后工厂是否会停止生产”时,上述人士回答“是”。

  更为糟糕的是,日本厂商已拥有超高的市占率,即便是更换供应商,韩国企业短时间也很难提供足以替代的生产材料。在各种不利影响的连锁叠加下,韩国企业将面临停产的威胁,下游客户也会被波及。业界担忧,全球的内存、闪存、面板恐将面临涨价风险。

  不过,日本此举也刺激韩国政府更加坚定发展国产半导体供应链的决心。据韩联社报道,为了应对日本对半导体材料的管制,韩国将投资1万亿韩元(约合59亿元人民币)推动韩国国产半导体供应链的发展。本月,韩国还将宣布新的半导体产业强化策略,旨在加快国产装备及材料的研发速度。

  比起韩国政府的“卧薪尝胆”,韩国民众的反应更为直接甚至情绪化。当前,韩国消费者已开始抵制日本产品,并有持续发酵之势。这不免让丰田、本田、优衣库等在韩日资企业忧心忡忡,担心成为“被殃及的池鱼”。

  韩国政府认为,这是日本对韩国实施的“经济报复”,源头是“二战劳工索赔”的历史积怨。

  2018年,韩国大法院对“日本强征韩国劳工索赔案”作出判决,对资本相关在韩企业采取法律强制手段。

  日本政府并不避讳这是对“劳工问题”的报复。2019年7月2日,日本官房长官菅义伟在记者会上表示,对韩国出口管制的理由正是“原劳工诉讼案”。他还表示“直至G20大阪峰会,韩国都没有给出令人满意的答复,信赖关系明显受损”。

  公开信息显示,朝鲜半岛的殖民统治时期,日本曾强征大批韩国劳工从事苦力。2018年10月和11月,韩国最高法院相继判决称,日本三菱重工和新日铁住金(原新日本制铁)应对二战期间征用的原劳工遗属支付巨额补偿。

  日方则坚持拒绝赔偿。日本政府认定,依据两国1965年签订的《日韩请求权协定》,这类殖民时代的个人索赔权问题已经解决。

  韩国公众和政府则强硬以对。文在寅总统公开回应称,日韩两国关系恶化“原因是过去的不幸历史,日本政府应该采取稍微谦虚一点的立场”。

  2018年11月,韩国政府宣布强行解散“和解与治愈基金会”,这是依据稍早前签署的《韩日慰安妇协议》设立的执行机构。同年12月,韩日之间还出现军事摩擦。日方指责,韩国海军驱逐舰用火控雷达照射日本海上自卫队的巡逻机。

  多重事件交叉冲击下,日韩关系已跌入谷底。2019年,日方多次提议设立“仲裁委员会”,以解决诸多日韩历史和现实问题,但并未取得多少进展。此次,日本决意采取强硬手段,试图以“经济敲打”来迫使韩国在历史问题上就范。

  南方周末记者 郑宇钧

达到当天最大量